夫捐肝救癌妻 秀「愛的印記」

【自由時報/記者方志賢/高雄報導】

  三十九歲侯毓秀四月肝癌復發手術後,發生急性肝、腎衰竭,只有換肝才能活命,同血型的丈夫王俊揚,毫不猶豫說「就是我!」毅然捐肝救妻,王昨秀出手術後肚皮上「愛的印記」,身上有丈夫的肝臟,侯女也眼眶泛淚說「感覺很好」。

  侯毓秀接受活體肝臟移植後,高醫昨為她舉行出院慶生會,丈夫王俊揚、兩個小孩,公公婆婆及娘家媽媽、弟弟也出席。侯女說,出現肝、腎衰竭,住進加護病房,丈夫說要捐肝給她,她當下拒絕,擔心自己撐不下去,害怕丈夫白挨一刀。

  侯女媽媽也反對,認為孩子小,若父母手術不幸意外,小孩怎麼辦?但王俊揚很堅持,只要太太活下來,再怎麼「甘苦」,他都願意。王俊揚的決心打動妻子,願意「試看看」!

  從事金融業的侯毓秀,有B型肝炎病史,去年八月,體檢抽血檢查,發現胎兒蛋白達七千多(標準二十以下),進一步電腦斷層發現右肝有十三﹒八公分惡性腫瘤,因娘家在高雄,轉到高醫大附設醫院求診。

  去年九月,接受右肝癌細胞切除手術,出院持續在北部追蹤治療,今年二月,門診追蹤發現肝癌復發,左肝兩處有三個腫瘤,最大四公分。四月十八日再次接受左肝肝癌切除手術,沒想到術後黃疸指數飆高,出現急性肝、腎衰竭,住加護病房。

  高醫一般及消化系外科李金德教授表示,急性肝、腎衰竭最好的是肝臟移植,但很急迫時間內,患者的丈夫決定捐肝救妻,進行相關檢查準備後,二十三日上午八時,接受活體換肝。

  移植團隊張文燦醫師也說,丈夫捐了四十五%左肝約四百七十公克,由他負責摘取手術,李金德醫師負責摘除病患的肝臟,兩人再聯手把丈夫的肝「種」到妻子身上,術後兩個多月後,丈夫捐出的肝全長回來,妻子受贈的肝也長到近一千公克。

1060707自由時報

王俊揚(右)秀出手術後肚皮上「愛的印記」。(記者方志賢攝)

1060707夫捐肝救癌妻 秀愛的印記自由時報

自由時報刊登版面

你的愛住在我身體 癌妻淚謝丈夫捐肝救命

【蘋果日報/記者吳慧芬/高雄報導】

  你的愛就在這裡!在銀行擔任行員的侯毓秀,去年八月罹患肝癌,歷經兩次手術,今年四月併發猛爆性肝炎,命在旦夕,陷入昏迷前,丈夫王俊揚告訴她「等我救妳」,捐出百分之五十肝臟,讓她在高醫附設醫院進行活體肝臟移植,術後隔天,丈夫更不顧切肝之痛,推著點滴進加護病房守護她,經二個多月休養,她昨健康出院摸著腹部傷疤拭淚說,「謝謝你這麼愛我,你(丈夫)的愛就『住』在這裡。」

  擔任電腦工程師的王俊揚(四十三歲)昨帶八歲與四歲兒子接老婆出院,為侯毓秀(三十九歲)進行肝移植的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移植中心教授李金德說,王俊揚對妻子的深情,讓醫護都很感動,捐肝前王的岳母曾反對,擔心手術失敗,孫子成孤兒,但他堅定說,「我一定要救她(毓秀)。」

「我就是要救她」

  李金德說,毓秀是B肝帶原者,去年八月健檢,發現肝臟長十三點八公分巨大肝癌,隔月進行切除手術,今年四月回診,發現肝癌復發,四月十八日二度進行切除手術,術後卻併發猛爆性肝炎,肝、腎衰竭,且陷入肝昏迷,性命垂危,評估若換肝,有七成機會成功,否則應活不過二周。

  王俊揚說,不管機會是七成,或是零點七成,「我就是要救她(毓秀)。」他說,二十一年前透過網路認識毓秀,就認定她是終身伴侶,「我不捐肝,毓秀只有死,我捐肝,我們才有機會有未來」。

推點滴忍痛陪妻

  參與移植術的高醫肝移植團隊成員張文燦醫師說,活肝移植術在四月二十三日進行,醫療團切下王俊揚百分之五十位於左側肝臟,植入毓秀體內,歷經十四個小時結束,術後隔天,王俊揚不顧切肝之痛,下床推著點滴,進加護病房陪伴妻子,「我看了都快掉淚」,為幫這個深情男人救回妻子,兩個多月來,他取消出國研討會,天天到醫院查房,甚至一天查三次,總算毓秀病況日益好轉,昨健康出院。

  聽著丈夫與醫療團敘述,坐在一旁的毓秀感動到數度拭淚,她說,術前隱約記得快昏迷前,丈夫來到床邊,告訴她「等我(捐肝)救妳」,她搖頭說不要,丈夫接著以霸氣,近乎命令的語氣說「聽話」,醒來後,完成手術的她,看到才動割肝手術不久的丈夫,吊著點滴又來到她的床邊,「我很難用言語形容內心有多感動。」

「謝謝這麼愛我」

  毓秀說,她以前覺得丈夫不浪漫,生活中沒送玫瑰花、很少甜言蜜語,經歷此生死關卡,她摸著肚子傷疤說,「謝謝你這麼愛我,你(丈夫)的愛就『住』在這裡。」

  肝臟移植權威、高雄長庚名譽院長陳肇隆昨表示,像毓秀這類B肝帶原者,是肝癌好發族群,每隔半年一定要就醫做抽血、腹部超音波等檢查,一旦發現肝癌,對病程已屆肝衰竭患者,若手術、藥物等治療都難改善病況,且癌細胞沒有轉移情況下,進行肝臟移植,常是救命的最後機會。

  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副執行長劉嘉琪昨說,根據該中心登錄資料,截至昨天全台有一千二百三十九人,排在肝臟移植等候名單,去年進行的五百二十八例肝移植案例,有八成、四百一十九例都是活肝捐贈,顯示在屍肝捐贈者少下,活肝移植是現行肝移植主要方式。

醫讚:勇敢決定

  陳肇隆說,國內規定五親等親屬或配偶,都可活肝捐贈,夫妻、子女、表兄弟等親人都可捐贈,但實際上,活肝捐贈逾半都是子女捐贈,其次才是夫妻互捐,在他一千六百多例肝臟移植經驗中,雖活肝捐贈者都存活,受贈者五年存活率也逾九成,為全球最高,但所有手術都有麻醉等風險,且活體捐肝者常需被切掉逾半肝臟,術後需經休養,「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勇敢做出(捐肝)決定」。

捐肝救妻示意圖

  侯毓秀因肝癌手術併發猛爆性肝炎,命在旦夕,丈夫捐出50%肝臟,移植給愛妻。

活體肝臟移植

  定義:從健康成人身體取下部分肝臟,移植給肝衰竭患者

  現況:國內每年約進行400~500 例,去年進行419例

  捐贈者:捐贈者與受贈者須為配偶或五親等內親屬,須年滿20歲,若為18~20歲,捐贈前須取得法定代理人同意

  併發症:約有5%~10%捐贈者,術後恐出現傷口感染、膽汁滲透等併發症,但國內尚無人因捐肝死亡

  預後:捐贈者術後約3個月,肝臟可長回原有8成或一樣大小,受贈者5年存活率約可達到8、9成

  資料來源:張文燦醫師、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

1060707蘋果日報

1060707你的愛住在我身體蘋果日報

蘋果日報刊登版面

夫捐肝救妻 高醫17小時手術成功

【中國時報/記者呂素麗/高雄報導】

  在銀行上班的39歲侯毓秀去年8月體檢時發現罹患肝癌,兩度手術仍發生急性肝衰竭及腎衰竭,命在旦夕,換肝是唯一活命機會;深情丈夫王俊揚二話不說捐肝救妻,他說,「只要妳活下來,全家在一起,再艱苦我都願意!」情摯意切,令人動容。

  換肝手術由高醫肝臟移植團隊李金德及張文燦師徒聯手主刀,今年4月23日花了17小時馬拉松進行活體移植手術,手術成功,高醫6日幫她辦出院慶生會。

  侯毓秀數度感動落淚,她說,先生平常不會講甜言蜜語,但關鍵時刻很果斷;體內有丈夫的肝,「感覺很好,謝謝老公」,以後兩人真的是「你是我的心肝寶貝」、「同肝共甜」。

  43歲王俊揚念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時,網路上認識小4歲、念銘傳大學企管系的的侯毓秀,兩人交往12年後,於9年前結婚,育有8歲及3歲一對兒子。

1060707夫捐肝救妻 高醫17小時手術成功中國時報

中國時報刊登版面

同「肝」共苦 暖夫守護愛妻重生

【聯合報/記者蔡容喬/高雄報導】

  39歲的侯毓秀是B肝帶原者,去年健檢時意外發現肝臟有顆13.8公分的巨大惡性腫瘤,雖手術切除,今年4月卻復發,術後因急性肝腎衰竭陷入昏迷。愛妻心切的先生得知妻子須換肝才能保命,決定捐肝。高醫肝臟移植團隊為侯女進行活體肝臟移植,將先生左側肝臟成功「種」入體內,讓她重獲新生。

  歷經2個月住院休養,院方昨舉辦慶祝會,侯毓秀在先生和8歲、3歲兒子陪同下,一起切下愛心蛋糕。侯哽咽說,治療過程真的很辛苦,第一時間得知先生要捐肝給她,她是抗拒的,「動這麼大的刀,萬一兩人出了差錯,孩子怎麼辦?」但先生王俊揚堅持「孩子需要媽媽,妳一定要撐到最後」,侯毓秀才決定接受移植。

  王俊揚說,太太第二次術後昏迷4天,他和家人在加護病房外透過電話聲聲呼喚「這個家不能沒有妳!」當下已暗自決定要捐出一半肝臟。移植手術後肚子上的L型傷口長達30多公分,王俊揚仍穿著病人服到加護病房探望太太,10天後出院,更馬上從病人身分轉換成看護,在太太床前寸步不離。

  侯毓秀說,她和先生交往11年、結婚9年,先生個性實際、有點大男人,不會講甜言蜜語,想到現在體內的肝臟是先生的,她甜滋滋地笑說「感覺滿好的!」

  高醫肝臟移植中心教授李金德說,活體肝臟移植手術難度高,須由兩名主刀醫師分別取出捐肝者和換肝者的肝臟,切除壞肝,再和新肝一併種回換肝者體內,接合膽管、動靜脈等,早上8點進手術室,直到隔天凌晨1點才結束。他說,侯女是B肝帶原者,因沒定期回診照超音波追蹤,肝硬化症狀又不明顯,等發現時已長成巨大腫瘤。

1060707聯合報

侯毓秀的先生王俊揚(後右二)掀開衣服,秀出肚子上的L型傷口,象徵著「LOVE」的印記。

1060707同肝共苦 暖夫守護愛妻重生聯合報

聯合報刊登版面

夫捐肝救妻 深情守護令人動容

【臺灣時報/高雄訊】

  「你的愛就住在這兒」,侯小姐罹患肝癌歷經兩次手術,今年併發猛爆性肝炎病危時,丈夫王俊揚捐肝救妻,經高醫大附院活肝移植昨天出院,夫妻相擁而泣,侯女並哽咽道謝夫婿。

  侯女去年八月罹患肝癌,歷經兩次手術今年四月再併發猛爆性肝炎,命在旦夕陷入昏迷前。她的夫婿王先生在病床前告訴她「等我救妳」,即捐出五十%肝臟,讓妻子在高醫進行活肝移植,術後隔天,他不顧切肝之痛,推著點滴進加護病房守護妻子。

  侯女經二個多月休養,昨天出院,她摸著腹部傷疤對身旁夫婿哽咽說,「你的愛就住在這兒」,謝謝你這麼愛我」。

  王先生帶著八歲與四歲兒子來接老婆出院,並與醫師一起切蛋糕慶祝老婆喜獲重生。

  操刀的高醫移植中心教授李金德說,王先生對妻子的深情,讓醫護人員也深受感動,捐肝前岳母曾反對,擔心手術失敗,一對孫子成孤兒,但王先生堅定告以「我一定要救她」。

  李金德又說,侯小姐是B肝帶原者,去年八月健檢發現長十三.八公分大的肝癌,隔月進行切除手術,今年四月回診發現肝癌復發,再進行切除手術,不料術後併發猛爆性肝炎,肝、腎均衰竭,評估若進行換肝有七成機會成功,否則應活不過二週。

  王先生說,不管老婆換肝成功機會是七成或是○.七成,「我就是要救她」,廿一年前他台大畢業,透過網路認識老婆,就認定她是自己終生伴侶,「我不捐肝,老婆只有死,我捐肝,我們才有機會、有未來」。

  肝移植團隊醫師張文燦說,四月廿三日手術醫療團隊切下王先生五十%的左肝,移植到侯小姐體內,手術歷經十四小時,術後隔天,王先生不顧切肝之痛,即推著點滴,進加護病房陪伴妻子,「我看了都快掉下眼淚」,為了幫這個深情的男人救回妻子,他取消出國研討會,天天到醫院查房,甚至一天查三次,皇天不負苦心人,侯小姐病況一直穩定,昨天出院。

1060707夫捐肝救妻 深情守護令人動容臺灣時報

臺灣時報刊登版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