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曾住宿,不足以語大學生活

【蘋果日報/作者:楊俊毓(高雄醫學大學副校長/教授)

  這幾年,大專校院舉辦新生家長座談會已蔚為風潮,出席座談會的學生家長逐年增加,甚至有人唱議學校組成學生家長會,顯示家長對小孩的關心,為大學高中化增添一例事證。在座談會中提問的問題,琳瑯滿目,五花八門,但其實多為學子日常生活瑣事,說穿了只是家長不放心,捨不得小孩受苦受傷,盡他們最大力量去保護小孩而已。

  其中最常提問的問題是學子住宿的問題,包括宿舍有無洗衣機?有沒有熱水?房間清潔由誰維護?室友如何決定等,對離鄉背景,異地求學的學子而言,這是入宿後會碰到的問題,卻也是一生當中珍貴獨立成長的機會。年輕人多吃點苦,磨練一下心志,惕勵自己只有好處,過爾優逸,未來恐不堪事。畢竟,有風有雨才是真實的人生。

  大學其實就是「大大學習」的場域,無處不可學習,住宿是大學生活的開始,在這裡,與不同科系的室友萍水相逢,相逢即是有緣,俗云:「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」,大家可同居一室,可說是累世修來的緣份。在宿舍裡,可以與室友談往事論未來,談理想論抱負,談古論今,甚至談愛情,天南地北無可不談。想與那位宿舍芳鄰閒聊,亦可立即披上衣服去探訪,聊天串門子,這都是摯情流露,純真的友誼,可以體驗一下「不為五斗米折腰」的五柳先生「相思則披衣,言笑無厭時」的真率性情。五柳先生本有四海之內皆兄弟之胸襟,嘗寫信給兒子,喻知「當知四海皆兄弟之義」,也曾為文說「落地為兄弟,何必骨肉親?」

  在少子化的年代,學子更應思在大學期間,廣結良師益友,以備將來有助一展鴻鵠之志。劉備,關羽及張飛的手足之情,三人寢則同床,恩若兄弟,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是同一屋簷下培養出來的親密情感,在三國亂世都各自走出了傳奇人生,桃源三結義的故事至今仍膾炙人口。

  最近幾年,大學學子流行走出臺灣,到海外遊學或旅遊住宿寄宿家庭(Home Stay),除了學習語言外,可增廣見聞,拓展全球視野,並貼近體驗異國文化與生活習慣。海外遊學可以提高學子國際視野,在全球化的今天,有其重要性。而大學新鮮人住宿,可以接觸異鄉異地(有時還有國際生)的同儕,以及面對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學子,有的是來自錦衣玉食的富裕家庭,有的卻是來自三餐不繼的貧困家庭,這何嘗不是另類的Home Stay,可以瞭解不同出身背景的想法與生活方式,對學子的社會化過程其實很重要。

  有的家長寧願幫小孩在外租套房,甚或在學校附近購屋,也不願讓小孩住宿,讓孩子失去了過團體生活的機會。殊不知,住宿的團體生活可讓學子養成尊重別人,與別人分享心情故事及養成自律的行為,並可培養合群的習慣,一個尊重別人的人,會受別人的尊重,一個願意和別人玩在一起的人,相互關懷,學習溝通,方不會變成宅男,或孤僻、心理偏激不成熟的人。

  爾來,西方大學的書院教育在臺灣及中國大陸深受重視,許多大學紛紛仿效施行,大有風起雲湧之勢,書院教育最重要的精神之一即是要求大一學生住宿,這是新的教育潮流,期望培育出不同氣質的未來新世代。「不曾相思不足語愛情」,我要說「未曾住宿,不足語大學生活」,我極力鼓勵家長,如果學校有提供學生宿舍,盡量讓學子住宿,放手讓他們過群體生活,讓大學生活成為人生精彩的回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