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科醫師談如何照顧憂鬱的家人

【臺灣時報/記者黃鎮福/高雄報導】

  李女士正處於樂齡階段,體貼的先生是私人公司主管,兒女們有人人稱羨的工作與歸宿,此時應當是可以卸下相夫教子重擔,享享清福的時候,可是他的膝蓋易疼痛不耐行走,因此覺得度日如年,痛苦難當。儘管接受治療,卻不禁對未來有各種糟糕的預想與擔心,煩惱到無法入睡,出現整日耽溺於沮喪、低落的情緒,只想臥床,連平常駕輕就熟的家事也提不起勁。家人、朋友在旁苦勸,想讓李女士正視自己美好的人生,減少對未來「沒有道理」的擔心,卻讓李女士覺得更痛苦。

  高醫大助理教授、精神科主治醫師林皇吉表示,李女士來就診時說到,這種生不如死、看不到未來的感受是沒有人可以理解的。一旁的家屬,眼眶泛淚。可以看得出心力交瘁與無奈,他們心裡應該正吶喊著:「能做的都做了,究竟要如何是好?」。林皇吉表示,當家人有情緒上憂鬱困擾時,如何適當地來應對是件不容易的事,以下提供幾項照護的原則供大家參考。

  一、理解與包容:憂鬱症就如同高血壓一樣,不是自己可以選擇與控制,患者並不是怯懦或抗壓性不夠,也不是單純的心情不好而已。憂鬱症是一種心理疾患,體認患病的家人正受盡煎熬,希望能接納他負面的言談及與過去截然不同的作為。

  二、非評論式的傾聽:要做到傾聽不容易,不批判、不自以為是地回應傾聽更不容易。有時求好心切,聽了個起頭,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自己想說的,當面質問患者這些煩惱真是杞人憂天,如此一來,反而讓他更認為沒人能理解、更覺得孤立,更不願開口,減少讓家人透過語言表達,重新統整思緒,緩和情緒張力的機會。

  三、適當的支持:一個人難受的時候,有時想獨處靜一靜,但有時又想有人關心,或許並不是特別需要什麼協助,但有人問候三餐,噓寒問暖,就有被支持的感覺。支持的分寸拿捏很重要,可以適當地表達生病的家人對於自己的重要性,但若是不停地在一旁殷殷切切的要他們堅強起來、想開一點,反而容易適得其反。

  四、協助就醫與陪伴:憂鬱的人不見得理解就醫的重要性或有力氣去尋求協助,若家人可以積極協助就醫,並陪伴與支持患者度過治療發揮效用所需的時間(往往需要二至四週,甚至更長),並幫助他們了解自己正向的進步,將可讓他們更大步地邁向康復。

  林皇吉特別強調,憂鬱症患者的照顧者也需要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情緒與壓力的調適,別放棄常規的生活與人際的互動,任何人此時都需要喘息的時間與空間。若有需要,尋求專業人員協談,也可以幫助自己與家人比較順利渡過這段辛苦的時間。

1041204憂鬱樂齡婦 家人照護走出幽谷臺灣時報

臺灣時報刊登版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