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花100萬讓ADHD孩子上課 家長也不帶孩子看病

【聯合報/記者鄧桂芬╱即時報導】

家有ADHD孩子的家長,因擔憂孩子用藥有副作用,對坊間各式方式,不管有無實證,都不惜一試。

國內有團體藉「幫助ADHD」之名舉辦相關課程,要價不斐,有單親媽媽花約40萬元帶兒女上課,但孩子課業及人際關係未見改善,反而更緊張,女兒還因情緒問題一度割腕輕生,直到接受藥物治療,才讓生活重回正軌。

陳姓單親媽媽表示,她一對兒女被確診ADHD及ADD(注意力缺失症),適逢前夫過世,獨自帶孩子的她手足無措。她聽信ADHD藥物如同安非他命,堅持不讓孩子吃藥,帶孩子參加民間團體舉辦的相關課程,例如「如何學習」、「定位法」、「援助法」等,期望孩子藉課程克服ADHD。

可是一年多下來,她花了近40萬元,和孩子拿了修課證書,卻沒實質效果,女兒還因學業及人際挫折,情緒失控割腕。陳媽媽嚇到後,決定回頭找醫師幫忙,兒女用藥治療半年,成績逐漸進步,人際關係也變好了,不再被挫折感折磨。兒女至今用藥5年多,狀況維持良好。

嘉義長庚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、心動協會理事長陳錦宏表示,ADHD孩子是因大腦發展較慢,進而呈現行為問題,但許多家長不認為是病。其實ADHD在醫師眼中算輕症,只要及早給予治療,可改善八到九成,可惜國內就診治療率低。

陳錦宏曾遇過家長聽信網路謠言說藥物是「兒童古柯鹼」,寧願借錢花100萬元讓孩子「上課」而不看病,錯過11歲前的治療黃金期,一旦輕症變重症,就易出現共病症,包括品行變差、反社會人格、易焦慮憂鬱等,最嚴重會因此自殺或具藥酒癮,此時的治療效果只有二到三成。

高醫中和紀念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顏正芳表示,治療過動症藥物自1955年美國食藥局核准使用,台灣已使用幾十年,並非如民間團體所言是「傷腦傷身的毒藥」,利用民眾恐懼感去販售心靈成長課程,令人質疑背後動機。

陳錦宏拿出最新研究數字指出,ADHD患者死亡率是一般人的27倍,原因多半是自殺、憂鬱、頭部撞傷、骨折、車禍意外等,與分心及情緒衝動有關,但這些危險經治療後可明顯防止。他認為,非專業團體號稱以愛為出發點而反對孩子就醫接受專業治療,等於是傷害患者的推手。

陳姓單親媽媽說,聽信藥物有害使她花冤枉錢,更延誤治療,關於用藥方面,她希望家長知道,用藥不可怕,接受治療才是孩子的救星。